电影《地久天长》影评三则

湖北快3

电影《地久天长》影评三则
励志故事网 > 励志电影 > 《地久天长》
分享到

电影《地久天长》影评三则

分类:励志电影 | 《地久天长》

电影《地久天长》影评三则

导语:因男、女主角在柏林电影节同时摘得影帝、影后,如云好评铺天盖地而来,不由就吊起了人的胃口,所以一直在期待着王小帅导演的新片——《地久天长》。下面励志故事网小编收集了三则《地久天长》影评,大家快来欣赏一下吧!

电影《地久天长》影评三则

影评一: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曾经风光无限的第六代导演在当下的时代已经失去了电影票房的垄断力,近几年,尽管这批导演不时地出现在我们的视野内,但是叫好又叫座的电影微乎其微。但另一个可喜的事实是这一代导演对于社会和人性的探索越走越深入,文艺片或许是这一代导演的最佳选择。在本届柏林电影节上王小帅的电影《地久天长》一举将最佳男女主角银熊奖收入囊中,3月17日笔者带着无限的期待观看了这部耗时3个小时的电影《地久天长》。

电影讲述了至上世纪80年代到本世纪初期,横跨30年,改革开放背景下的一个小人物家庭的悲剧故事。耀军(王景春饰演)和丽云(咏梅饰演)是东北某国营企业的普通职工,他们的独子星星被领导兼朋友的英明的儿子浩浩推入水库溺亡。随着影片的不断深入,让我们不断震惊的事件接连发生。刘星并不是耀军失去的第一个孩子,他的另外两个孩子也间接的死在英明一家手中。一个孩子因为是二胎被时任工厂主管计划生育的英明的妻子海燕发现并强行打胎;而另外一个孩子是耀军和英明的妹妹在一次外遇中“不小心”所得,出于无奈耀军再一次“放弃”了这个孩子。三个孩子的相继离去为这个家庭笼罩上一片黑色的迷雾,是巧合?命运?还是某种不为我们所知的力量在推动着他们?让我们一起推开迷雾还原真相。

当我们结交朋友的时候我们往往会有攀高枝的心理倾向,同不如自己的人交朋友视乎人人都能办到,但是同身份、地位、家庭都远高于自己的人做朋友却没有多少人能够做到。老实人耀军夫妇和英明一家、美丽一家,三家是好朋友,这种朋友关系即非世家关系也非同学、战友关系,他们“地久天长”的友谊关系是出自某种巧合,耀军的独子星星和英明的儿子浩浩同时出生,住在同一家医院,两家人又是同一个单位的同事,两个孩子从小一起玩到大,借助孩子他们两家往来密切。但是,这两个家庭的社会功能却是相差悬殊的,这一点不但体现在耀军夫妇身上,同时体现在两个孩子的身上。耀军的孩子刘星腼腆、善良、懦弱;英明的孩子浩浩,合群、善于交际、胆子大、头脑灵活。这不仅仅是两个孩子身上的现实写照也是两个家庭的现实。当弱小的一方和强大的一方成为朋友的同时,自己也必然被悲剧的命运所笼罩。浩浩不断对刘星说:“我会保护你的!”可是恰恰是因为他的保护,刘星丢掉了性命。耀军和英明的关系同样如此,当英明得知是自己的儿子因为“意外”害死了耀军的儿子的时候,他想到的不是如何去补偿耀军,而是拿着菜刀,让耀军去杀死他的儿子。当英明当上了老板后,他通过电话已经无法和耀军沟通,我们没有看到丝毫的补偿心理,尽管此时他们一家已经害死了耀军的两个孩子。在影片的最后,是美丽一家提到已经是房地产老总的英明是否可以在当地给耀军一家一套房子的时候,英明表态明天就带耀军看房子,但是影片展现的是第二天耀军夫妇迎着寒风去看自己儿子的坟墓。在规则的层面从来没有友谊地久天长,只有自私的刺裸裸的人性。在耀军一家和英明一家的交往中,耀军一家成为了英明一家的“祭品”,英明家的福贵也和耀军一家的献祭不无关系。这种无法言说的关系也体现在英明的孩子浩浩身上,他在几十年后向二位老人陈述了实情,尽管耀军夫妇早就知道了这些情况,他坐在哪里,把自己的痛苦抛给了花甲的一对老人,只是为了自己能够得到解脱。

在一个家庭中总是要有最弱的那一环去承担家庭或者家族中悲剧的命运,耀军一家由家庭中最软弱的儿子刘星承担了。而英明一家则由他的妻子—海燕承担了,她深陷抑郁,得了癌症,她死前对丽云说:“我们有钱了,现在可以生了。”可悲的是在她的家庭中只有她把金钱和情感联系到了一起。家庭中的另一个成员英明的妹妹无意识地希望她和耀军生一个孩子来补偿耀军,可是没有成功。我们应该庆幸的是她远走他乡,否则她只能替代海燕的命运。

应该感谢王小帅对所有观众的人为关怀,他在影片里为耀军设定了一位养子,他和耀军的家庭毫无关系,独立而坚强。在影片的最后正是这个孩子帮助耀军一家摆脱了祭品的命运,他带着自己的女友回归家庭,不久耀军夫妇也必然能从悲惨的命运中解脱,那个远离尘嚣的福建渔村才是他们一家的归宿。

人们往往执着于父母对于孩子深刻的影响,却往往忽视孩子对父母影响这一环。我们的孩子不仅仅影响着我们的生活,甚至能够帮助每一个父母改变他们原本悲惨的命运。感谢王小帅导演对于生活的独特理解,也强烈推荐大家走进影院去探索我们的一生,每一个人都能够从《地久天长》里找到自己的角色。

影评二:地久天长终于上映了,前段时间我们都知道王景春获奖了,而获奖所在的影片就是这部《地久天长》了。主演王景春、咏梅包揽第69届柏林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银熊奖和最佳女演员银熊奖。

所以可以说这部影片未播先火了,获奖以后,也非常期待这部电影的情况,因此在今天上映了以后,还是蛮期待的!

在上映以后,我们可以看到这部影片的票房也比较一般,还没看到有特别高!

在豆瓣上,可以看到这部影片目前的评分是7。9分,这个分数还是很不错的!

该影片讲述了片讲述患难与共的两个家庭因为一场有隐情的意外被迫疏远,他们在时代洪流下历尽伤痛与不安,人生起伏跌宕,最终选择面对真相,坦荡向前的故事。 年轻的刘耀军和沈英明两家人本是挚友,两家儿子沈浩和刘星在郊外嬉戏中,耀军的儿子刘星意外身亡,此事彻底改变了两家人的命运。刘家夫妇远赴南方。多年后,容颜已老的他们再次相聚,隐藏的真相终将因为年轻一代人的坦荡而揭开。岁月流逝,生命滚滚向前。

湖北快3 我们也来看一下网友对于这部影片的评价:

耿耿于怀,却又念念不忘,这就是爱吧。朋友间,家人间,情人间,都如此。只是,时代的蹂躏和人生的苦难,钱救不了,英雄主义救不了,爱也救不了。于是只想放下,可是只能原谅,只有隐忍,只是叹息,只好活着。可既然有勇气活下去,我们还有什么不能面对的呢?难道为了所爱的人活着,时间就会停止吗?我们难道害怕变老吗?

湖北快3 剧情真的支离破碎 全程都在时间线里穿梭 但是两位主角的表演真的值回票价 细腻又克制的中国父母的形象真的太真实了。我以为自己会哭 但整场电影给我的感觉就是温柔的叙事 我也在这个过程中变得更加释然。

刘耀军儿子在书库溺水身亡,但这两口子为了保护沈英明儿子不产生过于自责,竟然前往异地生活,这也太伟大了吧。而且自己都顾不来,沉浸在失子悲痛中久久不能释怀。

插叙但不乱,逻辑非常清晰,时间点的把控很好。相比我十一更沉稳内敛。演员选角很到位,影帝影后实至名归。王源想突破,个人认为差一点感觉,他太乖了,即使穿着裤链牛仔裤,一张口乖宝宝的少年声还是有些出戏,叛逆的气质在王源身上并没有完全体现。

两个好人,如何面对生活最沉重的打击。但影片又不是来寻找答案的,而是把“失独”家庭的真实状态呈现给观众看。看完很压抑。即使那个看似充满希望的结尾,也是伴着主人公“再也回不去了”的感叹。整部电影的演员都非常优秀,生活化的表演最为感人。

看完了大家的高口碑的评价,你看完以后,会如何评价呢?

影评三:在胡波事件之后,王小帅导演会带来怎样的一部电影呢?

《地久天长》是一部反思计划生育横跨30多年的时代史诗,影片有几个大的时间背景:“1977/1978年知青返乡”、“计划生育时期”、“跳舞被认为是聚众淫乱的严打”、“90s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工厂大下岗”。个体悲剧在于人如浮萍,只得在不同形态的国家机器下不断被消耗。很多人提到《活着》,或者莫言的《蛙》,然而如果你抱着这样的期待去看《地久天长》的时候,你会喟叹,如今的时代书写终究还是隔靴搔痒,有着女店员式形而上学的忧愁。那些厚重的宏大叙事只是元素符号,整整三个多小时的编排铺设,却还是落到了两户人家的生死纠葛、虚无缥缈的大团圆。主题先行和人物先行,是创作者的常规思路,成败都于此。

这部影片是存在硬伤的,即使导演被观众提问的时候,提到整个剧本都是经过精细打磨,前半程很有成熟之气,而后半程的拖沓将前半段积累的情绪全部消散。

首先是人物的失真,耀军这个人物足够真实吗?塑造人物的时候,为了体现出这个人物的复杂和立体,会设置“动力”“恐惧”“优缺点”“真实自我”“阴暗面”“性格弧线”等等,于是耀军是个好人,他的好是在明线上的,因为在明线上的“好”太过强烈,这可能归功于王景春的表演,而使得隐藏在暗线的“道德污点”不再是人物的复杂性,反而是分裂。他在计划生育时期,所有的欲望与愤怒都被结扎了,痛失爱子下却被砍去了该有的愤怒与憎恨,而被硬加上不符合人物的“道德过失”。而在结局处这个过失也还是被隐藏了,于是这样一个没有自我认知和情绪释放的人物,不断地被剧情消解了其正向的形象。

另外,导演在他的陈述里在赞扬纵使遭遇一辈子颠沛流离也还是坚强活下去并满怀善意的寻常人。如果一个人打了你,你忍下来了,再打一拳也还可以,然后他叫了一帮人来揍你,你还可以说没关系我原谅你,这不是善意,这是纵容恶意。

那如何塑造一个真正立体的人物呢?影片其实有一个很好的主题,丧子之痛下的憎恨与原谅,自己的两个孩子的死亡,是一个社会性的结果,对于这个结果,耀军也存在一个自我反观的空间,他是个好丈夫吗?他又是个好父亲吗?甚至是个男人吗?影片没有往下深入,甚至都不再表现耀军这个人物,他抽烟,他脸色铁青,他愁苦,却仅仅成为情绪片段,既不在人物选择中,也不在人物转变中。

而且对于人物台词,导演太有表达欲了,他急于抛出金句,所以从耀军和丽云嘴里,我们听到不属于他们的语言:

“用她(丽云)的话来说,时间已经停止了,剩下的就是慢慢变老”

“我跟丽云现在是为了对方活着, 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湖北快3 “都这样了,我们还有什么不可以面对的呢?”

甚至隐在背景的关键人物浩浩有着一大段极度非口语的台词:

“身体里有一棵树,要撑破了……(大致意思)”

这几段台词,成为演员表演的阻碍,甚至成为阻碍整个情绪流动的结石。就像导演在点映的时候不断抛出人生感悟,这些适合回忆录而非电影的话语,不是生发自每个观者的内心也必将走不进观者的心。

另外,莫名引入的茉莉视角,使得本该是主角的丽云处在尴尬的失语位置。咏梅虽然摘得了影后,然而却惊讶地发现,影片似乎想要把丽云推向背景人物,反而引入了茉莉的视角。不排斥视角转换,茉莉是具有“见证人”作用的角色,类似观众视角,在“回忆”里是合理的,但在“现在”的叙事里就不该喧宾夺主。想必是因为耀军和丽云的对抗力量太弱,茉莉成为角色阵营较量的一个补充。但出国之前打一泡然后怀孕想把孩子生下来的设置,甚至在影片最后一刻还让耀军紧张了一下,简直狗血到匪夷所思。让人想起《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中的基督徒二姐,她是全家最清楚最平静的一个人,她不具备改变世界的能力,她目击了一切,并做出了自我的选择。这是一个“见证人”作用的人物该有的位置。

其次是情节比重的失调。试做影片线索的整理:

耀军:

1.现在的耀军和假“星星”的父子线。

情节做得并不好,流量与角色的不适配让这条线整段垮掉。

2.耀军和茉莉的师徒出轨线。

使得耀军的人设变味,如此呈现一个男人的欲望是否符合他的人设?

3。耀军不原谅海燕为了完成工作而打掉自己的孩子。

4.耀军为了保护浩浩不让他爸爸提起害死星星的事。

这是正常的人之情感吗?煽情嫌疑严重。

5。耀军和妻子丽云的多年情感与陪伴。

最应该呈现的两人情感却缺乏浓度。

丽云:

1.打掉孩子导致自己不能受孕,计划生育在她身上产生的恶果。

2.耀军的出轨,传宗接代观念对女性的压迫。

其他人物:

1.茉莉对耀军的好感,对他们家的遭遇愤懑不平,愿意给耀军生孩子。

2.浩浩一生背负害死星星的真相。

3.海燕一生背负为了工作打掉丽云孩子害她不能受孕的事。

4.新建和美玉的爱情。

过去和现在的交织在前半段是密丝合缝的,增加了影片的阅读性。但情节线也还是有冗余的部分,如果不是群像戏,那宏大叙事中最重要的可能是主线人物视角不能做偏移,围绕着主线人物的支线要有相关性。新建和美玉这条支线,和主线几乎没有任何关系,而茉莉的爱慕和出轨甚至都有些喧宾夺主。特别是最后一个小时内,年老的耀军和丽云坐着飞机回到包头,这段的内容在结构上没有和前面做关联,而显得拖沓冗长,也看到了导演始终在找合适的结束点,找不大到,也就给个大团圆吧。

湖北快3 当然在《地久天长》里,前一个小时节奏和气氛都是到位的,那两段隧道戏也是最闪光时刻:耀军抱着溺亡的星星,和抱着自杀的丽云,喘气声成为语言,跑过人生的至暗时刻,火车呼啸,视听情境动情力都到位了,这成为耀军最有力量的段落。让人想起在达内兄弟的《他人之子》里,同样有着丧子之痛的父亲,沉默和呼吸成为一种语言,一种情绪的压力叠加就在这安静中完成。

拍全家福那段也是不错的段落,曾经封存的旧照片从柜子下漂出来,想起当年丽云清白文静,两家人相处融洽,这一定格,就成了永远的过去。地久天长,是讲曾经的友谊,讲时代洪流中彼此原谅的人间情感,讲一对夫妻的相濡以沫。

但影片在主题的拆解和层次的铺陈有所欠缺。计划生育的议题,也恐怕只有在“二胎政策”的当下才能被呈现,戴着镣铐的影像作为大众媒介产品反思和批判始终是苍白无力的。现代国家的统治者将生命这一看似自然和本真的存在纳入政治逻辑中,不再仅仅拥有“死”的权力,而是拥有“生命权力”。这一对中央权力的服从和恐惧,应该作为这些悲剧人物的内里。两家人的生死结怨,就去贯彻那罪与罚,这其中便有力量,而不是靠一段曾经回忆里的伦巴和其乐融融的家庭聚会来软化甚至消弭矛盾。

我们知道临终时海燕会说些什么,但没想到是这么一句,“我们有钱了,可以生了”,让人膈应。因为逻辑不通,归其原因,“计划”这一词是对人的看法的错误,海燕始终没有正视自己的错误而在历史推责。过去有政策,当下有资本,夹缝中的人,从来都没有真正幸福过。所以结尾是个虚假的结尾,因为当下人的情感体验都是被虚假的幻象构筑和欺骗,被情节性的煽情和无度的音乐所自我感动。这让人讨厌起片名,地久天长,从来都没有过。

而另一边的浩浩企图用坦白来化解多年的负罪,仅仅因为自己承受不了了,所以祈求受害者的原谅,我认为这种动机是更为可恶的。影片企图说,海燕和浩浩都受到惩罚了,他们一生都不得安宁。只有求得原谅的动作,却没有赎罪。耀军和丽云没有义务原谅任何人,憎恨是合理的,因为那些人,不是为了工作 ,不是为了面子,而是那一刻,生而为人是真的起了恶意,这是本源,致死只是结果。

于是,回到绕不开的胡波,这部电影里也有孩子死了。死亡有很多原因,社会性的,个人的,言语的,未出生的孩子因为海燕“为了工作”(计划生育)而胎死腹中,儿子星星被海燕的儿子浩浩“推了一把”而害死。有人会把这部电影和胡波的死亡作对照,“为了工作”和“推了一把”,创作者选择的立场也就成为他对某些事件的态度,就算有负罪、也有原谅,但死亡是一个很严重的事。

本文word文档下载地址 : 《电影《地久天长》影评三则》下载

吉林快3 内蒙古快3 河南快3 快3娱乐平台 江苏快3 快赢彩票 荣鼎彩 甘肃快3 秒速时时彩 北京快3